學習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釋迦牟尼佛正法

Posts tagged ‘學佛,受用,拉珍, 佛菩薩, 因果, 身、口、意’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西畫欣賞 - 天堂寶物正飛旋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西畫欣賞 - 天堂寶物正飛旋

當你第一眼觸碰到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超自然抽象色彩」,那鮮明耀眼的紅黃藍白黑,跳躍飛舞,潑辣如千里江濤瀉過,收藏於微細毫端之妙趣,灑然超脫於塵俗,柔和而剛毅,各種妙麗色彩相互滋養昇華,可以說是巧奪天工,色達空靈的境界,和雅、舒服之享受真是難以言狀。

「超自然抽象色彩」是一個由色彩構造起來的完美世界,它沒有十分具體的世間形態,它就是色彩,以色造形,以色寫意,色即是其形,色便是其意,色入感人神韻。這些色彩,一經三世多杰羌佛之手,驀然匯成無比奇妙驚豔的幻色,氣韻生動,景如華滋,潑辣如滄海咆哮,而反之微觀如毫端顯意,粗中顯微,神韻天成。其實現在談三世多杰羌佛的西畫高超之處,實在是低論佛陀。我們可以想到,就連空中的祥霧三世多杰羌佛都能一手拿之入雕刻,如如而不動,對於書畫,那不是小菜一碟嗎?所以這些畫美得醉人。

這些作品,融入了宇宙自然的精華、地骨山川之心源,毫不誇張地說,用「格調」、「意境」、「韻味」、「技巧」之類的詞彙來標貼三世多杰羌佛的「超自然抽象色彩」藝術,實嫌拘謹世俗,三世多杰羌佛的藝術早已脫出此塵世樊籬的束縛,其形其意其色均似金龍脫於地殼,翱翔翻飛在碧海藍天,恣意自在,無拘無束,撣盡塵埃,變化萬千而美妙絕倫!在這些激盪心魄的藝術奇珍面前,景仰著頂聖如來雲高益西諾布從無盡博大之妙心流瀉出來的超人技藝,領受著三世多杰羌佛用變化無窮之色彩,為人類的享受幻化出來的超越一切現實禁錮的美麗,我們除了發自內心的激動歡欣之外,滿腔讚嘆的語言似乎都顯得蒼白無力了。三世多杰羌佛從其無上圓滿的智慧中流出來的工巧神髓,讓我們再次見識到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高超的西畫技法和造詣,如他所畫的油畫「釋迦牟尼法王子」,其莊嚴無以倫比,即可見其修養學識之高深乃是佛陀展顯。

http://goo.gl/LpR4q8

舊金山華藏寺網站:www.huazangsi.org

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 #藝術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

世界佛教大會公佈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降世

http://goo.gl/V9WcWS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佛教 #舊金山華藏寺 #華藏寺

Image

二零一三年 十一月份共修表 Cultivation Session Schedule of November, 2013

二零一三年 十一月份共修表 Cultivation Session Schedule of November, 2013

二零一三年 六月份共修表 Cultivation Session Schedule of June, 2013

6月共修表(中)2013_color

6月共修表(英)2013_color

二零一三年 三月份共修表 Cultivation Session Schedule of March, 2013

華藏寺 2013年3月份共修表 Hua Zang Si Group Cultivation Sessions of Marchh 2013華藏寺2013年3月份共修表 Hua Zang Si Group Cultivation Sessions of March 2013

二零一三年一月份共修表 Cultivation Session Schedule of January, 2013

2013年1月份共修表

 

 Cultivation Session Schedule of January , 2013

 

 

 

摘引正信居士的文章‘從收看電視節目聯想到學佛受用’

摘引正信居士的文章‘從收看電視節目聯想到學佛受用’

以下是在網上無意閒看到的一篇文章,作者為‘正信居士’,是一篇非常好的文章,正知正見正念,這才是修行人應該想的,應該做的。

從收看電視節目聯想到學佛受用

佛菩薩悲憫眾生,佛光普照,每時每刻、無處不在,不斷加持著眾生,但是為何能真正得到加持的眾生就那麼少呢?

有人學佛學了一輩子沒有什麼受用,到頭來還是一身病,臨終時依然沒有任何往生極樂的把握。

有的人學佛後感到許多事情依然不順利,不順心,家庭依然不和,孩子依舊不爭氣,想發財也沒發成,想升官也無望,生活中總是有那麼多磕磕碰碰不順心,於是,他們開始懷疑佛菩薩真的存在嗎?開始懷疑佛菩薩的不會保佑他們,於是放棄了學佛,甚至見到佛菩薩法像也不想禮拜了,開始放任自己,肆意造業;

有人還好,懷疑歸懷疑,但還能堅持念念佛號,還能做些施捨等善事,他們期望,雖然目前沒有感受到佛菩薩的“威靈”,但既然大家都這麼做了,我也做做也許有用呢?抱著一種曉幸的心裏走上了所謂的修行學佛路。

種種眾生,種種心態,種種行為……大家都期望得到佛菩薩的保佑,大家都想用最少的投入得到最大的回報。天下真有這麼美的事嗎?

曾有一次在寺院裏看到這樣一對夫妻,他們兩口子帶了許多供品到寺院供養,看著他們那麼虔誠上高香,上供品,禮拜。我心裏不禁讚歎“好呀”。過了不久,我們剛好一起下山,在山腳路邊躺著一個約莫70多歲的老人,看上去挺可憐的,我隨手從口袋摸到零錢做了佈施,但是走在我身邊的那個女卻說了一句讓我震驚的話,她說,“我告訴你呀,從寺院出來時不能給乞丐錢的,那樣我們的功德就都轉到他身上去了”。

我懵了,真不知道該怎麼樣答她,只好說“隨緣吧”。但我心裏突然感到很痛,這真的是一對虔誠的佛子嗎?他們究竟想向佛菩薩求什麼?他們這樣的心境能求到佛菩薩的加持嗎?

於是我們邊走邊聊,才瞭解到他們夫婦結婚多年卻一直未能生育,聽說這寺廟菩薩很靈驗,乘今天初一想上上香,做些供養後,求觀世音菩薩給送個子。

我不禁問“你感覺能求到嗎?”,

女的說,雖然我們求了兩年了還沒有求到,但我相信,我們這麼虔誠求,在家裏天天上香,上水果,每天念1000多遍“阿彌陀佛”佛號,每逢初一十五都到廟裏來禮拜,最終一定會求的到的。

我又問“那你能告訴我你依據什麼來確定你這樣做,就是虔誠?”

女的反問,還有更虔誠做法的嗎?

我答“其實呀,虔誠在心不在表,真正的虔誠是依教奉行,佛菩薩叫你戒殺生,你戒了嗎?叫你修好十善,你修了嗎?叫你要佈施、忍辱你做到了嗎?叫你時刻慈悲眾生,你心裏有嗎?……如果你都沒有做到,你就不是真正的虔誠。”

也許世間人大部分的心態都像這對夫婦吧。買一些水果什麼的到寺院上供一番,就想求得全家平安,一切如意,要求的多的很……這是何等“一本萬億利”的買賣呀。真有這麼美的事嗎?

由此,我又想到收看電視的問題。大家都知道,要看到清晰、精彩的電視節目必須有以下幾個要素:1、必須要有一台好的電視機,2、要把電視機頻道不斷微調到與自己所要看的電視臺發射信號相一致。3、閉路線不能受干擾。

學佛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我們是否在學佛修行的道路上經常問自己,我是個法器嗎?(猶如一台品質好的電視機,黑白電視機永遠收不到彩色的節目。)我的身、口、意三業與上師、佛菩薩完全相應了嗎,我依教奉行,嚴守戒律了嗎?(電視機頻道微調的問題),我的心被外界干擾了嗎?如果這些問題我們自己都無法回答好,則我們在學佛修行的道路上似乎得不到佛菩薩的加持,就如電視機收不到清晰的電視信號一樣,我們能怪誰呢?其實並非佛菩薩沒有加持我們,佛菩薩加持無處不在,是我們因為我們的業障、我們修行的不如法,才顯得無法接收到這種加持力。

由此,我又想到一個佛法的公案。說的是一個修彌勒大悲的行者,在山洞裏整整修了40餘年,可是這40年裏,他既沒有見過彌勒菩薩,連夢見彌勒都未曾有過。他開始懷疑自己不是修這個法的料,就很失望的下山了。走到山腰,他看到一頭狗,一頭身上多處糜爛的“癩皮狗”躺在樹下,顯的非常痛苦。他悲心頓起,就想救這只狗,可是當他靠近這只狗時,狗身上發出的惡臭,使他要作嘔。於是,他還是走他的路。可是他走了幾步後,心裏很痛,想,我怎麼能看著這樣一隻這麼可憐的狗不理呢?於是又回頭,走到狗身邊,可剛彎下腰,那惡臭使他實在無法忍受,行者就對狗說“狗呀狗,不是我不悲心,不救你,你實在臭呀”,走了一段路後,他的念頭又轉了“我這還是修彌勒大悲的行者嗎?”,於是他快步跑到狗所躺的樹下。他看見狗身上糜爛處已經有許多蟲了,他想我如果把這蟲撥開,蟲沒有肉吃,也會餓死的,如果不撥開,狗的病永遠不會好,如果用竹簽撥,蟲會痛。怎麼辦呢?他終於想到辦法了,把自己身上的肉割下來給蟲吃,用自己的舌頭他蟲舔到肉上,這樣蟲子也不會痛,狗也得救了。當他把舌頭伸向狗身上糜爛、生蟲的地方時,他聞到了一股香味,舌頭舔到了一塊完好的肉,當他抬頭看時,他傻眼了,站在他面前的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彌勒菩薩老人家。

他激動的號啕大哭,哽咽的說“彌勒菩薩呀彌勒菩薩,你老人家怎麼不早點現身呀”彌勒菩薩慈悲的說“孩子,在你進山洞的第一天起,我就在你身邊了,你朝東拜時,我在你面前,你朝西拜時,我還是在你面前,你看我的身上還有許多你吐的痰呢。只是因為你的悲心還沒有起用,業力太重,自然無法見到我了”。彌勒見行者半信半疑的,接著說“這樣吧,你把我背在肩膀上,到街上走一圈,看看有誰能看到我。”。於是,行者背起了彌勒菩薩來到了鬧市,他每看到一個人都問“你看到我肩膀上扛著彌勒菩薩嗎?”,許多人罵他神經有問題,只有一個業力較輕的老太婆說“我只看到你肩膀上有一隻狗呀”。

我每次聽到這故事就有種想哭的感覺。我為自己的業力而哭,我為眾生的愚癡而哭。我們無始劫來的業力就像一塊厚厚的黑布蒙住了我們心靈和眼睛,我們又豈能看見什麼?我們以為自己眼睛明亮,其實在法界實相面前,我們跟瞎子又有什麼區別?我們常為沒有看見過佛菩薩而懷疑、甚至否定佛菩薩的存在,這又是何等的愚癡呀!我們自己沒有堅守戒律,依教奉行、沒有如法修行,得不到受益,卻怪罪佛菩薩不保佑我們,這又是何等的罪過呀。

諸位行者,我們該醒醒了,我們應該每時每刻問自己“我依教奉行了嗎?”

 

Tag Cloud